燃酒龙

Hail MARVEL,hail Stucky
不要轻易fo我!学生党没空产粮……qwq

补完了X战警逆转未来,终于!

感慨万千啊

终于理清楚时间线了

各种细节和以前的、之后的作品前后呼应好评!

再次表白狼叔

又一次拯救了大家

表白EC

表白全员

那么善良坚定的心!


PS:看到能空间传送的妹子了,即将出的《天赋》也会有她的说!激动!!

Mutant and proud forever!!

杜绝对美漫超英的肤浅认知(转自微博,防止那个。。什么作品所有权的)

一直在漫威圈子里混,偶尔也喽一眼隔壁DC,作为一个忠实的美漫爱好者,一直有很多话想说。我不擅长语文,就单刀直入了。

  在各种自由讨论平台上,无论是兴趣部落,还是微博,总是能见到一些,不,是很多令人气愤的对美漫超级英雄的肤浅的认知。我想说这些人根本就不算真正的美漫爱好者,而且正在给圈子丢脸。请允许我讨论这样的现象,并自由的举例子。

  “啊XX真厉害啊,他的超能力可XX了!”“相比之下XX能力那么弱,不一下就被秒了!”这是我最常见到的评论之一。大家似乎非常容易觉得某某很厉害,拥有多么强大的超能力,隔空移物啊,爆炸啊,外放能量啊,一出场就是挂B的存在。举个例子吧,电影里强大的绯红女巫,可能一下子就让美队这样的物攻型英雄歇菜。是,的确如此--如果把彼此放在真空环境里一对一的话。但事实呢?英雄们不总是有一对一的机会,而且他们战斗时所处的环境也千变万化,包括战斗时的境况,身边的物体,有没有要保护的人等等。即使是最厉害的外放能量型英雄--也可能被一个远距离狙击轻易杀死,或者在松懈的时候被物理攻击打伤。这个可以放到游戏里来理解--懂不懂什么叫“夭寿啦,脆皮法师挑战全能型战士啦”?所以不要轻易的说哪个哪个英雄比哪个英雄弱,因为在实际战斗中,技巧和经验是比能力更重要的东西。经验和利用环境等因素的能力是常年积累,别人所追不上的,同样属于英雄的能力之一。就说一下蜘蛛侠吧,很厉害吧,变异的超人类,无论是超级感官,抗压力,还是拉力,敏捷度,在官方设定中数值绝对是不亚于而且大部分位于美国队长之上的。但是为什么在漫画中,动画中,甚至电影中,蜘蛛侠想要打倒美国队长并不容易,甚至常常被轻易击倒呢?经验的不同。美队和小蜘蛛在过去和未来都身经百战,但是由于年龄的缘故,美队经历的绝对比小蜘蛛多,而这些经历都化成了战斗经验和技巧,以及惊人的战术战略,还有一个个战友,帮助他战胜一个又一个强大的敌人(包括征服者康那种等级的外星敌人。想想肉体凡胎的地球人是怎么做到的吧)。所以美队才(大部分时候都)比小蜘蛛更胜一筹,而且能赢得他的尊敬。

  再来一个例子就是比较常见的:“钢铁侠太厉害了!那么牛掰的战甲好吗!面对美国队长和冬兵的时候根本就是留情了,不然他俩根本打不过”。我无法劝说你们不要不满这个例子,因为为了这个事儿撕的人太多了--所以就听着吧。这么说的人肯定对作品了解的并不深入,只是看到了表面。妮妮当然留情了没错,毕竟再怎么打,彼此也是战友,但是美队和冬兵这边就没有吗?你觉得钢铁侠会飞,会热攻击,如果硬打就一定比美队冬兵更厉害吗?绝对不是这样,谢谢。(冬兵成为地球守墙人后还轻松杀遍星际呢,不也是物攻型英雄)我懒得分析作战原理和场景,请你们自己去看一些原作中物理系英雄轻松攻破超级战甲的场景吧。再想想为什么电子游戏里敏捷系能够克制外放能量系。即使一个普通的神盾局特工也可能打败超能力碉堡的大人物,而打败了就是打败了,这个时候,这位特工就是比这个大人物强。

  所以绝对不要根据超能力的样子来判定哪个超级英雄更厉害,那太傻了,拿标题的话来说太肤浅无知了,谢谢。不要吧“能力”等同于“超能力”。

  再者就是撕剧情。“XX真讨厌”“XX就是恶心,我不会原谅他的”… …最鲜活的例子来了:“啊我恨死美队冬兵了”“冬兵杀人犯,我要是钢铁侠早就下手了”“我不管他是不是被洗脑了,人就是他杀的”。哇塞,且不说我作为冬兵的粉丝有多么气愤,就是作为路人,我也觉得你们对电影剧情的了解太情绪化、太肤浅可笑了,可以说你们根本就没看懂电影。Bucky也是受害者,一把枪杀了人,你应该怪开枪的人,而不是把枪拆了泄愤。那些说换成自己是钢铁侠就应该把冬兵这个杀父仇人杀了的人,你们不光在黑一位受人尊敬、在漫威宇宙有重要地位的二战出身超级英雄,也在黑钢铁侠,丢妮妮的脸——Tony Stark不像你们这样肤浅,他不会真的去伤害无辜的人,所以某些钢铁侠的盲目粉丝请别用这种方式给自家英雄抹黑,谢谢。不懂得人道主义的含义,不懂得处理宽恕与仇恨的关系,你们才是真傻。没有好好理解电影的内涵就瞎喷角色,实在是可笑丢人。

  哦对,还有。“如果XX没了他的XX,还能嚣张吗”“XX根本就是靠装备起家”“富人靠有钱,穷人靠变异”… …这些思想,太气人了,啊啊。钢铁侠哪怕没了他的战甲和科技(更别提他究极改造后与战甲融为一体,不会有这种问题),他也依旧是钢铁侠,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排名前十,拥有改变环境的能力,是一位“建造者”。妮妮也说过,如果没有了战衣你就什么也不是,那就不配拥有它。如果平白无故给你一件,你就成了超级英雄吗?即使你会用了,坏了以后你还懂怎么再造吗?你有人家的才能和大脑吗?

  美国队长没有了盾,也依旧是全能的超级战士(你非要追根究底问到如果他当初没有注射血清呢?我会告诉你,没有那么多如果,因为这没发生,所以这个如果不成立。我还没问你如果班纳没受到辐射,如果幻视没被造出来呢。你难道要说他们不是超级英雄?),冬兵在只有一条胳膊的时候,也能揍翻一屋子要拿他做实验的人。金刚狼在没被注入艾德曼金属之前就有致命的骨爪而且超愈。鹰眼早在眼部加强之前(更别提那是非常微不足道的改造,而且在很后来的故事里),就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特工,百发百中的设定。

装备、改造、超能力只是一部分因素,使得英雄更加强大。

  最终要说的(也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一个超级英雄如果只剩超能力的话,是不会受到真正的喜爱的。固然超能力(包括使得他们超能战斗的装备)是英雄的一部分,很酷很具有代表性,但是真正使英雄是一位英雄的,是他的精神。众多的美漫超英中,绝对不乏没有强大能力,却令人由衷敬佩和喜爱的人物(例子:菲尔•科尔逊;大名鼎鼎的“仿声鸟”… …)。那些为心中的正义而战斗的勇气,为他人牺牲的精神,善良坚毅的心灵,所有的那些好的因素才是英雄散发光辉的真正原因——而不是他会不会发出激光,能不能引发爆炸。心灵的力量,永恒的人类之爱的力量,才是英雄们成为英雄的真正“超能力”。


……其实别的肤浅现象也太多了,就先说这些吧。叨叨的好累啊。也说不完。




哦,对了。为了防止麻烦,如果有评论,无论好的坏的,我一概不会回复。

谢谢支持或反对。

以上。

突然觉得是很盾冬的梗(๑˙ー˙๑)

刚真,N刷队三时注意到的

才注意到这个死者是谁客串的⊙_⊙

告诉我我不会是认错了吧……

罗素爸爸?!

银河护卫队《the chain》自译中文歌词

[al:Very Best Of Fleetwood Mac]

[ar:Fleetwood Mac]

[by:]

[ti:The Chain]

[offset:1500]

[00:30.095]Listen to the wind blow

[00:34.011]Watch the sun rise

[00:43.082]Run in the shadows

[00:46.035]Damn your love

[00:47.091]Damn your lies

[00:53.080]And if

[00:54.057]You dont love me now

[00:56.063]You will never love me again

[01:00.012]I can still hear you saying

[01:03.069]You would never break the chain

[01:06.098]You dont love me now

[01:09.073]You will never love me again

[01:12.085]I can still hear you saying

[01:16.020]You would never break the chain

[01:34.044]Listen to the wind blow

[01:37.039]Down comes the night

[01:46.098]Run in the shadows

[01:49.081]Damn your love

[01:51.012]Damn your lies

[01:59.073]Break the silence

[02:02.041]Damn the dark

[02:03.097]Damn the light

[02:09.093]And if

[02:10.074]You dont love me now

[02:13.038]You will never love me again

[02:16.049]I can still hear you saying

[02:19.067]You would never break the chain

[02:22.089]You dont love me now

[02:25.070]You will never love me again

[02:28.096]I can still hear you saying

[02:32.053]You would never break the chain

[02:35.073]You dont love me now

[02:38.066]You will never love me again

[02:41.091]I can still hear you saying

[02:45.003]You would never break the chain

[03:58.047]Down comes the night

[03:59.096]Run in the shadows

[04:01.072]Down comes the night

[04:05.068]Run in the shadows

[04:08.056]Down comes the night

[04:12.017]Run in the shadows

[04:13.098]Down comes the night

[04:17.097]Run in the shadows





聆听那风在吹拂

看那太阳升起

奔行于暗影

该死的你的爱

该死的你的谎言啊

如果

你现在不爱我

你将永远不再爱我

我仿佛依旧听你絮语

道你将永不断绝这羁绊

你现在不爱我

你将永远不再爱我

我仿佛依旧听你絮语

道你将永不断绝这羁绊

聆听那风在吹拂

夜幕已降临

奔行于暗影

该死的你的爱

该死的你的谎言啊

打破了那沉寂

该死的暗夜

该死的光明

如果

你现在不爱我

你将永远不再爱我

我仿佛依旧听你絮语

道你将永不断绝这羁绊

你现在不爱我

你将永远不再爱我

我仿佛依旧听你絮语

道你将永不断绝这羁绊

你现在不爱我

你将永远不再爱我

我仿佛依旧听你絮语

道你将永不断绝这羁绊


夜幕已降临

奔行于暗影

夜幕已降临

奔行于暗影

夜幕已降临

奔行于暗影

夜幕已降临

奔行于暗影

……





真是巨好听啊,尤其配合上电影里高潮的一段(星爵反击)和火箭跟他们分开的时候

强力推文 盾冬无差(主盾冬)

郑重推文(不会制作那种一点就能打开的链接。。。但是真的拜托亲们有心,不嫌麻烦地搜一搜吧qwq写的太好了)

系列:《我们塑造了自身》

上:《心有千扉》  下:《熔为,一体》

这里是ao3的地址,译者Cindy太太在这里放的很全

不能上ao3的亲,可以去微博搜索:Cindyfxx

或者乐乎:荷花池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469123

强力推荐!!原作文章的深度不凡,译者功力也非常强大!!(连车都开的优雅至极)

原作向

前头的小虐可以忍一下,毕竟越往后越是甜的掉渣~对于两人的羁绊和波折的表达也特别深刻炽烈

现在同人文很少有能达到这种深度的,而且情节也很棒ヽ(爱´∀‘爱)ノ译者荷花池(Cindy)的笔力很高达哒~完美传达了原作的感觉,而且绝对没有经常见到的翻译文读起来生硬的问题~

这样好的文章真心希望更多人能看到!!

顺便向译手大大笔芯(/≧▽≦/)



下面放一点片段,是试阅读~

片段一

巴基也用他的双眼提出要求。史蒂夫从不拒绝。

史蒂夫将他困在浴室的门上,将巴基的手腕压抵在他身后的木门板上。他们双双停滞,随后巴基的表情缓缓融化成一个酷似撅嘴的表情。他的眉头轻轻皱起,下巴微微扬起。他垂视着史蒂夫的嘴唇,仿佛在说——我的吻呢?无法拒绝他。

有些早晨,他们会一起去跑步。巴基被风吹拂着头发的样子太过美好。其实并没有意义,他们从不会出汗。但如果他们跑得够久,呼吸就会加快。也许大脑记得精疲力竭应该是怎么样的感受,亦或也许只是为看着彼此躯体的运动。很难分辨这样的事,每当你拉他离开小径,将他困在某条小巷里,双手紧抓他手肘的正上方,指关节撞上红砖。他正呼吸急促,你控制不住地看着他分开的嘴唇。他的下巴微垂,幽深的双眼一闪,暧昧又苛责,欲问——你已将我弄到了这里,现在你打算怎么做呢?


亲昵无处不在。在每个行为里,在每道思绪里。曾经你们按轨道运行,此刻你们碰撞在一起。这宇宙那不肯屈服的引力将你们双双塑造成了某种全新的事物。信任能在和平的净土上盛放,开出娇弱的花朵。所以,就用你的赤裸的双手耕耘土壤,稳住这颤抖的陆地吧。让他的藤以你的肋骨为架,让他的根扎进你的五脏六腑里。信任将被测试。不顾一切投进它的网里吧,以绳缠绕自己,再将紧敷成茧。为这新生付出代价吧——你曾那残破的半边——而他亦将如此。

巴基也用他的身体问着。史蒂夫试图回答却并不擅长这种语言。

巴基用微小的触摸询问,承载着细小的疑问。在史蒂夫后脖颈上流连的温柔指尖。他们亲吻时揽在史蒂夫腰上的手臂。拉得更紧又随波漂流。面对面坐在咖啡店的小桌旁,就只是看着彼此,因为他们没想过要隐藏什么。巴基伸直膝盖关节,靴面找到史蒂夫的小腿肚。他悄然爱抚到他的脚踝,双眼安然,看着史蒂夫。

巴基的手臂弯曲,手肘撑在桌面上。他的头微微低垂,身体前倾,嘴唇微张,门牙咬着拇指指肚。有史蒂夫的眼睛看着他,他任由自己的拇指落下去,过程中将他的下唇拉开了一点点。巴基的双眼四下打量,扫视过整个咖啡店后,他又沿着史蒂夫的小腿肚画下了一道温柔的线。

史蒂夫不知该如何响应这些触摸。巴基仿佛正在将他绘制成地图,按下每一个按钮并记录反应。仔仔细细,有条不紊。

这件事陌生又美妙,又完全让人不知所措。他需要说点什么吗?他要不要点点头?微笑?呻吟?他需要在巴基身上一一尝试这些吗?也许这些并非询问,而是要求

。史蒂夫努力表现得自然,同时将难为情塞进大背景里。


片段二


巴基吃着晚春的熟莓并寻找食物。从前他在荒野里生存过,与那些将他看做一员的人们。在这一切之前是一场战争。在杀戮之他生活过。他曾年轻过。詹姆斯追踪着记忆里的空洞。


逃吧。现在什么才是重要的。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除了死亡你身后一无所有,无可留恋。


只除了那个人眼中的伤。他认识我,我认识他。一条脆弱的线(索)——在我手中折断。我丢下了尚有呼吸的他。我无非就是一团暴力。


但这整个世界都无比美好。有那么多人——比他更脆弱;比他更温柔——都简单地生活着。只要重新开始。没理由相信‘前尘往事‘就定比上发了条般的杀戮美好。


我认为我曾试图杀死自己唯一曾认识的人。詹姆斯磨着一把匕首,以准确而稳定的动作。抵着一块精心挑选的石头。


他的心神飞驰在思绪、情感、决心与质疑间,以一种依旧陌生而令人不安方式。他对自己的决定感觉心神不安,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但他有选择吗?


然后,他只有,醒来。再醒来。


但,当你并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时,逃离很难。为什么不去追踪到那个长着熟悉脸庞的人,问——我忘了什么?


詹姆斯站起身。下定决心。他收起匕首,走向那座城市。


片段三

出门三步。阳光落在你的皮肤上。转过拐角,融入墙体。双膝瘫软,你用一手撑住沥青。你的心在胸膛里狂跳。


巴基潜入阴影里。金属手抓住防火梯,他轻易荡落到它破败的平台上。他蹲伏下身体,肩抵着墙砖。闭上你的双眼,呼吸着。


蜷缩起身体,避开太阳,他几乎已经忘了自己为什么而来。(忘了)自己为什么跟了史蒂夫无数街区,想着该如何接近他,却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坐在那个小店里听啊,听啊。


他像在讲述自己的人生一样讲述着我的人生。我怎么会忘了他?


知晓冬日战士的故事拼凑完整了他记忆中的那副破碎图画,却制造出了点差异。给了他脑中的不一致一个理由,但并没治愈它。依旧是他的双手做了那些事,此刻颤抖的也是这双手。


过往是个故事,现今是我们所听、所看、所感。知晓那个故事使我们安慰,却不会改变我们的世界。


巴基是砂砾、是刀刃、是阴影。他能看懂这个世界,能行走其间,能将其握在手里,但他不是由相同的材料制成。史蒂夫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他讲述时,钟爱就在扬起的眼角里,怜惜就在嗓音里。他与自认为会伤到他的字眼搏斗——折磨、暴力、残杀、打碎。


但伤人的言语是却是温柔的那些。他讲的那些笑话,太过详尽的故事。他是如何全都记住的?还有他的笑。他快乐的欢笑——凭空出现,颠覆了世界。所以巴基也笑起来,那一刻,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人类化。


巴基可以是一道阴影。巴基可以视线之外生存并永不迷失。但,做个人?这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未知数。巴基掂量着自己杀了多少人时,史蒂夫脸沉下去的样子。那便是做个人所意味的,而巴基没有那个。去感觉总是要艰难很多倍,那引导另一个(人)去感觉呢?他看着我的样子。那可是一份极大的责任。


小店们被推开时,巴基吓到了。从所处的位置上,他能看到史蒂夫走进阳光里。他犹豫了一下后,右转。


所以你做出选择。你来找答案,你得到了答案。逃吧,重新开始。逃吧,生存下去。做你会做的事,将‘活着’留给那些为此而生的人吧。


或者,(去)追寻一世之前曾属于你的人生。(去)追寻你再也成不了的那个人。(去)追寻他对你说话时你胸膛里的明亮。他谈到你俩一起时眼里的光彩。他的身躯保护又亲密地趋向你的样子。你对他微笑是他红了脸呆视的样子。


你的身体在自我抗拒,你知道,其实,无可选择。你的心早已沿着步道随他而去。它奔到他身后,抓住他的肩膀,转过他,落进他的双臂里。它在他的脖子上哭泣,哀求着要回家去。


 你的心软弱又痴傻。它并不知道你的双手做过什么。但你累了。所以,如果这便是人生——你醒来、醒来、再醒来——那总会有逃跑的时间。你落在人行道上,从小巷里向外看看,随后右转。


片段四

巴基摇着头,“我并不是说那个。”他浅浅地吸了口气,再次尝试,“你会害自己送命的。”说得太过接近真相,巴基的的嗓音在颤抖,“我们俩都会。你需要有人记得你。一个能在你墓碑上哭的人。不是一个会跟着你跳出飞机的冷血杀手。”巴基的嗓音破碎,他眨眨眼,泪眼迷离,然后继续,“你不需要身后再有把枪了。我他妈就是个影子。”他哽咽起来,泪水逃出来,情绪崩溃,随着话语而支离破碎,“所以你值得更好的。”


呕出你最深的恐惧、最漆黑的质疑,吐到他脚边的沥青上。你值得一个能将战争留在身后的人。或者更好,一个从一开始就未曾加入过战争的人。“你爱上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什么样的人会是那样的。”巴基喘了口气,屏住,这样他就不会呜咽哭泣了。垂下头,将脸藏到头发后。


史蒂夫却走得更近,已经触到,用双臂圈住巴基的腰。他将前额贴在巴基的发上。


他的嗓音轻柔,“完美。”他呼吸着巴基头发的香气,低声说着,“耀眼。开朗。好奇。坚强。”史蒂夫的双手慢慢沿着巴基的后背上下滑动,温柔的触摸覆盖了他的背脊,抚摸着他的肩胛,“需要时冷酷无情。体贴。怜悯。聪明。”


史蒂夫正低着头,所以他正将这些话说给他们两人胸膛之间的袋空气听,“风趣。忠诚。迷人。这正是我所需要的。你正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一个一直守着我背后的人。”史蒂夫的双臂彻底圈住巴基的腰,抱紧他,“我需要那个在世人都诋毁我时告诉我我无需证明的男人。我想要那个一直看到我身上的好却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都看不到的男人。我最大的奢望是一个能令我保持诚实的人。”


史蒂夫抬起另一只手,放到巴基的脸颊上。他用指背抹去巴基的泪水,“我曾试图丢弃自己的性命,是你让我想起了它为什么值得紧握。而当我太过盲目看不到时,是你把我从水里扯出来,是你推我躲开手雷,自己用手握住。我一直鲁莽大意,但你从没放弃过我。这早已超过了我所应得的。”史蒂夫的手指沿着巴基的下颌描绘而上,拇指贴在巴基的脸颊上。


“总是时刻准备战斗,所以我需要有个能让我在跳出去之前先想想的人。因为你,我才成了现在的我。美国队长不只是一出舞台剧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他要去救他最好的朋友。”


巴基任由自己的头前倾,垂下,藏进史蒂夫的肩窝里。他呜咽抽泣,任由自己全身颤抖,史蒂夫抱紧他,手贴着他的脖颈。史蒂夫的嗓音更低了,就贴在巴基的耳边喃喃耳语,“我爱你。我一直爱着你。所以我需要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任何东西在家里等我回归,所以我开始迷失。但现在我有了你。”


巴基能感觉到史蒂夫的嘴唇勾起了一点,随后他说:“如果你真他妈会永远待在家里的话。”


巴基破涕为笑,史蒂夫也笑起来。泪水过后那美丽湿润的笑声的到来,似乎总是要到天空转为湛蓝时。那时会你意识到你已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你将能看到天将破晓。巴基任双臂落到身体两侧,史蒂夫立刻填补空隙,贴上去,腰对腰,腹贴腹,胸对胸。巴基用手悄悄抱住史蒂夫的腰。他能在他的皮肤上感觉到两个心跳,在他的头发里感觉到热烫的呼吸。你在感觉。而这还不够吗?


你担忧,但全世界既是美好。所以,也许你可以简单地生活。你指出自己胸膛里的这份空虚,但在太阳面前,阴影亦要溃散。


史蒂夫低喃着温柔话语,手指在他的发间探索,“我没有理由不与你并肩作战。如果你不在了,我也

没有理由再回家。你就是一切。你就是一切啊。你离开一小时我都会想念你。如果你想走,我会放你走。但请留下。”史蒂夫的手指压着他的皮肤。“请留下。”


(疯狂打tag)

盾冬短诗,冬兵视角,未授翻

文学性不强,但是感觉有点戳我

原作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48132


盾冬短诗,未授权翻译

小虐。。最后会甜回来的放心


坠落

天地颠覆

耳畔狂风呼啸

火车继续向前

呼喊

Bucky!

坠落



痛苦而寒冷

寒水冰冷冻结皮肤

手臂困于磐石之下

亮光刺眼

好恐惧

Steve。

痛苦而冰冷



话声

声音混乱难以分辨

不是联军 是敌人

拖着手臂

叫喊

Steve。

话声



黑暗

痛苦如此剧烈

刺入肩膀的利刃

胳膊没有了

诅咒声

Steve。

黑暗



虚无

头在突突直跳

金属和皮肤焊接在一起

伤疤横贯胸口

有什么东西

记忆

Steve…

虚无



质询

你是谁?

我不知道…

Steve。

更多痛苦,手指挖入骨髓

Steve?

质询



凝视

有人在问我问题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是谁?

St...Steve…

凝视



重击

他们害怕了

他们的造物不听使唤

有什么东西失去了

很重要的东西

S…

重击



没有了

我是士兵

训练

射击

测试金属臂



没有了



任务

日光之下但全无感情

和士兵行路

瞄准 爆破

火光与尖叫


任务



冰冻

玻璃后的面孔

似曾相识的痛苦

肌肉酸痛

太密闭了


冰冻



新鲜空气

新的科学家

恐惧厌恶这一切

更多的任务

更多的冰冻


新鲜空气



日复一日

没有差别

新的人要杀

新的管理员

一样的任务


年复一年



纽约

有什么东西

烦躁

痛苦

任务

纽约



测试

杀死美国队长

困难

Bucky?

谁他妈的是Bucky?

任务失败,我无法下手



我认识他

Alexander Pierce

桥上那个人

叫我Bucky

谁是Bucky?

我认识他。




痛苦

就和以前一样

头部的金属仪器

为什么惩罚我?

这没有道理

S…s…s…

痛苦



在空中

打斗

目标

神盾

失败

St…

困在半空中



纠结挣扎

被目标救了

如此疑惑

你认得我。

打斗

我不认得!

抛弃了盾牌

以前从未有过

我会陪你直到时间尽头

时间尽头

时间尽头

Steve?

纠结挣扎



时间尽头

思绪和记忆

布鲁克林

寒冷发抖的弱小身躯

浑身是淤青却不服输的小混蛋

Steve。

时间尽头



坠落

恐慌

一定要救他

看着他坠落

纵身

Steve…

坠落



救他

Steve

Steve

Steve

Steve

Steve

救他



不得不离开

后悔

愧疚

他一定要安全

太多痛苦愤怒和死亡

Steve

不得不离开




博物馆

美国队长,Steve Rogers,小混蛋

为他骄傲,他的成就

James Buchannan Barnes。

是我?

Steve

博物馆



愤怒

他们怎么敢

九头蛇

他们会后悔的

毁掉基地

Steve。Steve。Steve。

愤怒



恳求

一定要守护

Steve这样重要

愤恨他的傻气

扔掉盾牌,从火车上跳下

叹息,Steve

恳求



这就是那种感觉吧?

无法停止触碰,拥抱,安慰

噩梦不再

死亡与杀戮不再

Steve,我…

爱你。


突然想起。

只是突发奇想


了不起的桥上之人系列和予我野火系列大家都知道吧,也是同一个作者,在ao3上叫tomorrowsrain

突然觉得既然她的作品都有中文译名(见过大大翻译哒),她的名字就译成“明日之雨”?感觉会很好听

还有予我野火前传和正篇,作者自己说合起来叫做gale song系列,那么中文就叫《烈风歌》如何

于是以后谈起来就成了“嗨伙计你看过明日之雨太太的烈风歌系列吗”

碎碎念而已别理我😁围笑

老天啊爱死了这个主题

盾冬图标在一起😊